• impeacemaker7

休止符

學音樂的人都知道,「休止符」可真是門大學問。

演奏會間,鋼琴大師緩緩抬起手來深吸一口氣,不急不徐。他手臂宛若天使揮舞翅膀般輕輕提起,順勢牽動手腕與手指形成美麗弧線。他眼睛微閉,靜待每寸肌膚都被空氣中凝結的聲音給浸透。那一瞬間,沒有任何聲音,世界都屏息。當指尖再度輕觸琴鍵,那聲音倏然滲入我靈,清澈而透亮,直在我腦中迴響不停。


開始學琴時,總忙著練音階、節拍、指法等基本功外,還要練習各種風格的樂曲、通過層層技巧門檻。好不容易累積了數千小時功夫,終於能彈出點像樣的曲子,總覺得少了些火候。急忙想要突破瓶頸,趕馬車似地拼了命練習,卻感覺離目標愈來愈遠。表面上我過關斬將、通過了大小檢定,但內心並不踏實;直到大師演奏會上那段「空白」,好像教會了我什麼。

並非知識上的明白,而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來的共鳴。原來真正透入人心的,不僅在於聽得見的聲音,也在於音符間那安靜到不被注意到的「休止符」。休止符延長了聲音的想像,給了我們呼吸的空間。更深一層,賦予我們能力去吸吮聲音的內涵,容讓聲音真正改變人靈魂深處的氣候;這正是聲音受造的天賦,而「休止符」成全了聲音的天性。


任何音樂少了休止符,就像人忘了呼吸般活不下去。

我們常急著要填滿空白。少了話題,急著接話;看到什麼議題,急著發言;無法成為人眼中「有用的人」,急著要證明些什麼。「休止符」對我們來說,只是因為資源受限而被迫要休息,只有倦了、輸了、受夠了才有資格休止。從小到大就是在趕進度,趕著長牙、學爬、學走路,街訪鄰居連路人甲都成了監察官;進了學校趕功課、趕考試,畢了業趕緊找工作、拼經驗、成為有用的人;戀愛了趕著約會、結婚,結婚了趕著生孩子,然後週而復始。我們總是沒學會,休止符的藝術。


在一次藝術家藤村真的展覽開幕上,他談到自己與父親生前的最後一次對話,如何影響他開始關於「沈默」的一系列創作。他父親藤村靖是世界知名貝爾實驗室的聲學科學家,特別專精於人類「語音」研究。藤村真向父親提及擔任電影《沈默》(“Silence”)顧問一事時,他父親臉色突然亮起來、笑一笑說:「蠻有趣的,我最重要的研究專題也是『沈默』。」他更進一步闡述,「沈默」是聲音科學研究不可或缺的一環,尤其是人類語音學。人的話語少了「沈默」,語調與細微特性都無法被辨識,也大大降低被理解的速度。愈認識「沈默」對話語的影響力,愈能幫助我們進一步解開當中的奧秘。


沈默,可能是最有力的聲音。

我們總是聽到突出、炫技、好表現的樂音,而忽略了音符與音符間「沈默」的休止符。休止符不是情非得已的中場休息、失敗者的過渡,而是讓整篇樂章更加完整、更具意義的必要音節。聖經詩篇61篇:「我要永遠住在你的帳幕裡!我要投靠在你翅膀下的隱密處!(細拉)」字字皆寶藏的聖經,特別保留了古希伯來樂譜中的休止符 — 「細拉」,這個看起來毫無義的音樂用詞,卻出現了多達七十一次。音樂、字詞與休止符間,就像造物主隱藏於創造中的奧秘一樣:萬物一動一靜間,生生不息。


我們的人生,彷彿一首長歌,歌頌著高山低谷、悲歡離合。曾經,我們以為成功就是不斷追逐競爭、贏得勝利;休止對我們來說,好比宣判努力無用、放棄與失敗。這何嘗不是那莫名驅使我們不斷前進的不安,所撒下的漫天大謊?隨著年歲與智慧的累積,我們明白人生需要休息、恢復與重新得力的「休止符」;更甚者,其實「休止符」本身才是最能讓神介入、反而是最具能力的時間呢?


智慧之王所羅門:「靜默有時,言語有時。」

此刻,我們可能正在面臨人生的「休止符」。真正要找尋的答案不是現在該動、還是該靜,而是內心深處面對「休止符」的侷促不安,其真正來源為何?更深一層去思考,如何好好沈靜在這段休止期間,仔細聆聽這最有力的聲音要向我們說什麼?就這樣緩緩跟著神的節奏,時而動、時而靜,時而進、時而退,為這首生命長歌奏出最美的下一樂章。

© 2015 by Doveeyes 鴿子眼福音文化事工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YouTube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YouTube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